想要殺人要趁早?法律判刑沒煩惱?—下篇

看完前篇的少事法相關介紹,稍微整理幾個大家比較關注的問題,但在說明下面內容前,先跟大家提一個重要觀念:法律是最低限度的道德,請大家先放在心中。(律師聊聊天主題,均為個人主觀分享!!)

❐ 少事法的程序制度有沒有甚麼問題?

觀目前少事法規定,確實是有按少年不同犯罪情節予以不同適用程序,避免機械式執法;且依前篇整理內容,少年犯罪在最嚴重情形下,也是會直接按一般刑事案件量刑處置,只是不能判死刑跟無期徒刑(刑法§63),因此個人認為少事法在程序制度上並沒有重大瑕問題,民眾真正關注的問題應該在於:為何刑法第63條規定未滿18歲人不得處死刑或無期徒刑?

❐ 少事法的處罰規定有沒有什麼問題?

如同前篇所說,少事法可按少年犯罪情節分為情節較輕的少年保護事件 及情節嚴重的少年刑事案件,處罰輕重也會有所不同;縱使在情節較輕的「少年保護事件」,例如:偷竊、打架等,處罰程度也是可再細分,最嚴重情形也是會有感化教育 (類似坐牢,只不過執行地點在感化教育機構而已),因此個人認為少事法在處罰規定上也沒有重大瑕疵,真正的問題應該在於:「法官有沒有按少年犯罪情節予以適當處罰?」但受限少事法§83不公開規定,因此也無法觀察目前法院對於少年犯罪處罰程度上的趨勢。

❐ 少事法§83不公開資訊的規定,合理嗎?

這也是民眾最關注的地方,畢竟民眾會想:即使法院無法判少法死刑或無期徒刑,至少也要給予社會大眾一個交代;且若該少年未來進入社會,也要讓大家先提前預防,避免成為下一個無辜受害者。

坦白說,對於這個問題個人也是深感疑惑,畢竟「少年犯罪」與「資訊不公開」,到底有甚麼必要保護關聯?雖然立法者是以保護少年角度制定本條例法,但「犯罪少年之個人隱私權」,是否一概優先於「社會大眾之知的權利」與「政府資訊公開請求權」,這部分我認為立法者應該可以再細分不同情節而有不同適用。

雖個人隱私權(私權)屬於人民人性尊嚴最重要基本權利之一,但若今天涉及到社會公眾利益(公益),難道權衡上一概認定私權應大於公益嗎?個人認為還是要視我國目前社會環境及普遍觀念予以調整,避免法律跟不上社會通念之變遷。

◍ 問題與討論:

統整到這裡,其實民眾真正關注的問題應該在於以下三個:

一、「為何刑法第63條規定未滿18歲人不得處死刑或無期徒刑?」

二、「法官有沒有按少年犯罪情節予以適當處罰?」

三、「為何犯罪少年之個人隱私權優先保護?」

針對這三個問題,我相信大家都可以猜到立法者要說的理由,先不論立法者初衷原意是什麼,但至少都能看出來是保護少年的立法規定,但還記得我最前面講的法律是最低限度的道德觀念嗎?

因為法律本質上就是一種拘束,為避免嚴重侵害人權,因此法律在制定上也會以道德最低標準作為界限,所以當今法律其實都是以最低標準限度來規範立法,就是為了保護人權。但這個也是最大矛盾點,因為一般遵守道德觀念的民眾不太可能會去觸犯法律,會觸犯法律的都是那些真正想要冒犯道德最低標準的「特定人」或「有心人士」才有可能,那這樣結果就會變成,法律都是在保護那些「特定人」或「有心人士」人權之跡象。

因此,每次民眾再跟我諮詢時,都會問我說為什麼法律都是在保障惡人,實際上法律並不是在保障惡人,而是全面謹慎嚴密保障人權,只不過都是那些「特定人」或「有心人士」在觸法,所以才會造就這樣的跡象。

❐ 小結

回到國三生割頸案,先不論我國法制是否應該再行修法調整,縱使修法通過,難道一樣要等憾事發生時再來討論法律適不適當嗎?我認為法律都是亡羊補牢做法,真正要重視的地方,應該放在事前預防這塊,因此真正要檢討的應該在於:「事發前,學校有沒有提前預防手段可以避免憾事發生?」,這才是要省思地方,也是我國目前法制配套上的缺漏。(雖然個人認為體罰時代可能會有警惕效果,但體罰方式及程度標準在哪,又是另一回事!!)

既然立法者是以矯治精神來處理犯罪少年,那就要從頭做起,不是發生憾事再來補強,否則對加害人來說無異是對牛談琴,甚至只會再被加害人諷刺譏笑,如同現今加害人行為般,再次於被害人家屬傷口上撒一層鹽。因此,對於犯罪少年的處理,絕對不是單純法條制度問題,而是我國整體事前事後配套措施問題,重心應該多放在「事前預防」,而不是「事後處罰」,希望立法者可以再好好著重省思這塊。

┈┈┈┈┈┈┈┈┈┈┈┈┈┈┈┈┈

上毅法律事務所

電 話:04-22221338

LINE@:@386tgzgj

臺中所:臺中市南區復興路三段318號10樓

埔里所:南投縣埔里鎮中正路210之6號

上毅 網站banner

Legal Consultation

免費法律諮詢

讓本所團隊為您提供最專業、可靠法律諮詢服務